舒雅文章网(www.sylz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张建忠||常回家看看母亲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舒雅文章网网 时间:2019-10-28 19: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张建忠
 
儿女是母亲身上掉下来却剪不断的一块最柔软、最敏感、最脆弱的血肉。即使是世界上最最锋利无比的剪刀——岁月也奈何她不得。
 
儿女和母亲,是前世若干个千年的修炼,是今世无可替代的温暖,是后世永远的牵挂和思念
 
提起母亲,我的心就变得脆弱而潮湿,经不起回忆的突袭。往事伴着泪花浸渍着我的心。
 
母亲生我时年近四十了,前面有四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女孩子多的家庭在那时的农村是可怜的。既被人歧视嘲弄,又得不到本分的酬劳,家境绝对贫困。母亲硬是靠着一分质朴与勤劳维持着自己的尊严与生存。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母亲总是在油灯下缝缝补补。
 
无论多深的夜,无论我从怎样的梦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母亲投射到炕墙上的身影。
 
这个身影是那样的深刻,时至今日,在梦中回到童年,第一眼看到的依然是母亲的投影。
 
母亲既是苦命的,又是幸福的。
 
母亲的生命仿佛生来就是为了劳作。在生产队里,因为受歧视而干男劳力的活;在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全归母亲。母亲天天顿顿做饭,却总是最后一个吃饭。
 
这样的生活已成为习惯,现在母亲年老了,逢年过节,我们姐弟相聚,总是再三的邀请母亲上座。母亲执拗不过去,便应付三两口非下厨不可。
 
母亲七十余岁时,还要下厨房、去地里锄草。兄长再三地提醒我劝阻母亲,但我知道,母亲是劝不住的,母亲的生命就是劳作,不辍地劳作。
 
十年前,我三十余岁,日子过得忙忙碌碌,回老家总是相隔月余,急匆匆的。
 
偶尔回家,总想和母亲拉拉家常,可母亲就是忙,忙里忙外的做饭、烙馍、挖菜,关心着我们的柴米油盐。
 
我常常内疚,觉得是自己的回家给母亲增加了负担。看得出,忙碌的母亲却是打心眼里幸福的。
 
母亲在厨房里忙碌,我才有机会倚着门框注视母亲,和母亲拉家常。
 
然而,每一次的注视都让我发现母亲的苍老,母亲身材似乎小了一半,手脚不再麻利,随手放下的东西就是记不起来了,说话时断时续......
 
我不敢久久注视母亲,我担心自己会在母亲面前流泪。
 
每次回家途中,坐在颠簸的车上,我的心都悬着,不敢想又不能不想——假如有一天,母亲真的要别我们而去,痛苦的我们将是多么的孤寂,因为有母亲在,家才充满了温暖,有了强大的吸引。
 
回到家和母亲在一起,每次是母亲劝我休息。在母亲的眼里,她的儿子很忙很累。
 
我出出进进跟着母亲与她拉家常、说工作,说到不高兴处,母亲总是劝我:吃亏才是占便宜。
 
母亲的话质朴但很有力量。
 
我知道,假如这个世上有一个与你永不相争并时时爱你帮你的人,那么她只能是母亲。
 
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最为安全的是母亲的臂膀。
 
看着母亲的劳碌,我们幸福而又不忍。
 
幸福,源于母亲的健康——在母亲的世界里健康就是劳作,躺下才是疾病;不忍,源自我们对母亲的疼爱——虽然这疼爱母亲心领神会却绝不执行。
 
那时的我暗自庆幸——母亲永远健康!
 
母亲的善良在全村是出名的。
 
祖母曾经因病卧床三年。祖母脾气不好,又有病,常常对母亲发火。
 
在这三年里,母亲从未发过一句牢骚,动过一次怒。
 
父亲在世时,常常说起这件事很是感激母亲。
 
那时的母亲除了干农活、干家务,更要照料祖母的起居饮食,几乎天天要为祖母洗衣服。
 
春天倒也罢了,冬天的池塘冰很厚,水冷得渗骨,母亲砸开一个冰窟窿,蹲在冰上搓洗,手冻的发青。
 
母亲不仅对家里人善良,就连那些不知名姓的乞讨者,母亲也总是怜悯着他们、接济着他们。
 
母亲不甚烧香念佛,但她天生有一副菩萨心肠。
 
母亲为我们带了三年的孩子,三年的相处,母亲和妻子从未红过一次脸。
 
妻子尊重着母亲,母亲爱护着儿媳。这三年的共处,加深了婆媳之间的亲情
 
妻子多年来一直为母亲买衣服。某年腊月的一天,妻子突然说,给娘买个戒指吧。我不经意的说,娘不喜欢那东西。
 
腊月底,妻子看望母亲回来,自作主张买了一副金耳环,我又说,娘不喜欢那东西。妻子这回认真的说,你不懂!
 
到了正月,一家人在一起,妻子取出耳环要给母亲戴上。
 
母亲执意不戴,并一味的责怪我们乱花钱、大手大脚。
 
母亲最终戴了耳环,似乎在不经意间转过头擦了一把眼睛。几年之后某一天,我们回家看母亲。
 
母亲身体不适躺在炕上,见我们回来挣扎着坐起来,忽然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般,低声的说——娘把一只耳环弄丢了,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
 
母亲的声音低微而懦弱,我明显感到了母亲的怜惜和懊悔,我赶紧劝慰母亲:“娘,不就一只耳环嘛,咱再买一只凑齐一对您再戴。”妻子紧跟着附和我:“对对对,娘,咱再买一只就好了。”
 
母亲突然抬起头来,坚定的说——谁也不准买!你们的心意娘领了。
 
母亲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
 
我知道不能再说了。妻子事后打算再买一只,我知道母亲不会再接受,或许这样做只会令母亲更加的怜惜和懊悔。
 
母亲有多年的胃病,我们似曾从未担心过。在每一次匆匆忙忙地回家探望里,母亲偶尔的胃病发作或者感冒,我们常常不在意,母亲更不在意。
 
我们的心里,母亲似乎就一直这样,一直这样的有慢性病而又刚强的生活着,劳作着。
 
母亲的坚强催生了我们的疏忽大意——我们似乎忽略了母亲在一天天的苍老。
 
三年之前的一场大病终于让母亲突然地老了,突然得令我们措手不及,懊悔不及。
 
一次平常的回家探望母亲,母亲生病了。我们急匆匆的赶到镇上为母亲治疗,相熟的老中医平静的接诊治疗,我们感觉一切正常。
 
为母亲熬好三天的中药,我们离开了母亲,盼望着再隔几日能闻听到母亲康复的消息。
 
相隔不足三天的一个清晨,我突然接到哥哥急促的电话:母亲病得严重,已经昏迷了。
 
安排妻子赶往医院提前准备住院事宜,我跟随救护车赶往老家,心如火焚。
 
家里挤满了左邻右舍,大家的脸色凝重而痛苦。
 
母亲躺在炕上,身体蜷缩在一起仿佛一个小小的小孩。我紧紧的抱起母亲——母亲的身子竟然轻飘飘的,我竟然从来不知道母亲消瘦到如此程度。
 
母亲直接住进了抢救室,我们守在母亲病床旁,第一次深深感受到心疼得厉害。
 
这一次,病魔一次次发力折磨着我们亲爱的母亲!肠胃不适导致感冒,感冒严重引起肺部严重感染,肺部严重感染最终引发严重脑梗阻。
 
刚强而倔强的母亲在一次次和病魔的抗争里,终于败给了年龄,败给了我们的疏忽。
 
那一刻,我不知道有什么可以阻止我的毅然而然。
 
我们必须和病魔抢时间,善良的母亲侥幸的是严重脑梗阻病发在医院里。
 
我们赢得了时间,我们赢得了母亲。
 
十余天的抢救与治疗,母亲的病情总不稳定。母亲苍白的脸,轻飘飘的身子,孱弱的含糊不清的只言片语,游离的眼神。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撕割着我们的脆弱,而又坚定着我们的坚强——母亲,您一定会回来!一定!
 
感谢医护人员,感谢所有的亲朋好友,感谢妻子这十余天匆匆忙忙的付出和坚决支持。
 
母亲带着孱弱的身子出院了,母亲坚持回老家,母亲弱弱的一句话顿然让我泪流满面。
 
母亲说:儿啊,娘知足了,活够了,托你们的福,该回家了!
 
可是,娘,我的生命是你给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我何曾对您说过一句感激的话!?
 
这一次,我深深明白我必须珍惜和母亲相聚的时光了。
 
母亲回到老家,我和妻子坚持每个周末风雨无阻回老家看母亲,照料母亲的生活。
 
三年里,母亲渐渐恢复,母亲不忍我们每个周末奔波,一次又一次的劝阻我们。
 
母亲真的老了,耳朵背的厉害,眼睛花了,记忆力大减,常常丢三落四。但母亲对我们的牵挂何曾减弱?
 
母亲一次又一次想要阻止我坚持为她治疗,母亲一如既往的惦记着我们的面粉和蔬菜,母亲常常叨唠着我们的贷款、大孙子的婚事、小孙子的工作、外孙们的生活,重孙们的可爱……
 
母亲六个儿女十六个孙子十八个重孙,都装在老人家的心里!
 
我知道,岁月不等人。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债务我们都可以偿还清楚,连本带利的偿还;但有一种债——母亲的生育养育之债、日思夜念之债、牵肠挂肚之债。
 
我们平常的人往往不曾偿还清楚,却无从觉察,因为母亲从来就不会思考——爱自己的孩子必须有一种理由。
 
这几年,逢年过节回家,总喜欢和母亲合影。
 
我暗暗的明白岁月留不住的笑容,我需要一次次定格,因为每一次母亲的微笑于我都是唯一,都是最大的幸福,和最伤心的追忆。
 
母亲略带微笑的脸上纵横着沧桑,皱纹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深刻,仿佛我的生命就浮游在这些爱的年轮中。
 
我一直相信,母亲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隐含着一段辛酸一串往事几个儿女几分担忧几分希冀。
 
岁月何其茫茫,生命何其短暂!
 
这薄薄的纸、短短的页又如何载得起这深沉而厚重的母爱,我这平凡的人、笨拙的手又如何写尽绵长而细微的母爱。
 
或许,所有的语言在母亲面前都显得苍白,或许所有的工作都可以暂时放下;或许匆匆的人生里能回报孝心的日子屈指可数;或许一生的母子母女原是九生的积蓄与等待;或许带一身的疲倦与困惑在母亲满是皱纹的笑脸里,一切都可以化解......
 
好了,常回家看看母亲,就让我坐在母亲的身旁,放下所有的心思,舒心地叫一声——娘!还能得到娘的应答。这样的幸福,最珍贵!
    舒雅文章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