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雅文章网(www.sylz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情感随笔 > 正文

我脏乱的样子,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舒雅文章网网 时间:2020-04-27 18:11 阅读:次    作品点评
1,
 
男友说我最近变的很奇怪。
 
已经有大半年了,每个月总有那么两三天,我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让他感到陌生,也感到害怕。
 
他担忧的说,宁宁,你是不是生病了?
 
譬如,我们在一起吃饭时,我忽然就会浑身一震,然后,什么话也不说,只管推开碗筷,莫名其妙的离开。
 
再譬如,我们在一起亲热时,我也会突然浑身一震,然后,冷冷的看他一眼,只管把他推开,穿上衣服离开。
 
男友还说,他如果试图叫住我,我便会回头狠狠的瞪他。那根本不是我的眼神,阴冷中,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陌生。
 
难道你自己一点都意识不到吗?你不知道,每次看到你“浑身一震”,我都会吓得要死,你那样子就好像……就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上身了!
 
其实,我最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男友说我跟他在一起吃饭,亲热什么的,我都知道。随后,我只是感觉自己身上困到的要命,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后,有时,竟是发现自己喝醉了,在午夜的街头,正抱着一个垃圾桶,拼命的呕吐。
 
有时,竟是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天台顶上,正准备往下跳……
 
有一次,当我清醒过来后,居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脏兮兮的小旅馆房间里,一个恶心的陌生的男人,坐在我旁边,正流着口水脱我的衣服。
 
是的,每个月总有那么两三天,我会遇到这些莫名其妙的奇奇怪怪的事情。男友说我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可我是唯物主义者,素来不信鬼神。
 
我只是怀疑自己得了某种可怕的的病!
 
当我把自己的“病症”告诉了71岁的姥姥的后,姥姥却也震惊的说,一定是撞到什么邪门的东西了,天啊,是什么鬼东西要害我的宝贝外孙女?
 
姥姥让我去找开小酒馆的杨梅,姥姥撇撇嘴说,那杨梅虽然没什么出息,但有关这方面的事情,她多少还是懂一些的。
 
姥姥焦急的要陪同我一起去找,可我没让姥姥去,我说我自己去就行了。
 
2,
 
杨梅的小酒馆开在一个巷子里,只有很小的一个门帘。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杨梅的酒香不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的酒馆因为开在这巷子里,生意一点都不好。
 
可我那天去找杨梅,并不是想让她看看我是不是真的中邪了。我终归还是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我去找她,只是因为姥姥想请她去家里吃饭。
 
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杨梅了。那天傍晚,当我走进那条巷子,掀门帘走进小酒馆后,看到里面依旧没有什么客人。
 
杨梅有28岁了,只比我大了4岁。人长得还算漂亮,可一张脸总是冷冷冰冰的,给人一种很难亲近的感觉,因此,我一直不怎么不喜欢她。
 
她站在柜台后,正闲闲的玩手机,抬头看到了我,忽然就怔住了,随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开门见山的跟她说,姥姥让你有空回一趟家,她说她托人给你介绍了一个男人,刚死了老婆,年龄比你还大不了20岁,事业有成,跟你蛮般配的。据说头虽然有点秃了,不过长的老帅老帅的。
 
杨梅没有接我的话。她抬头再看一眼,又是无奈的叹口气,只说让我等她一下,然后,便起身去了小酒馆的后院。
 
杨梅离开后,我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她简直太讨厌了,一看到我就叹气,难道觉得我就要死了吗?也不知她叹的哪门子气!
 
我发现店里的厨子不知什么时候溜了出来,戴着一副墨镜,站在那里,似乎正在研究我。
 
杨梅是个怪人,她雇的厨子就更怪了,30来岁,高高瘦瘦的,一只眼睛也不知怎么瞎了,白天黑夜的戴着一副墨镜,而且,一条腿也是瘸的,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疤痕。
 
这时,小酒馆唯一的女服务员,走到厨子身边,远远的,也研究起了我。厨子戴着墨镜,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我能看到那女服务员的眼睛。她眼睛里竟写满了对我的同情。
 
这算怎么回事?这两人也太没有礼貌了,是在把我当一出戏看吗?
 
我生气的站起来,正要骂人,杨梅忽然从后院返了回来。她手里好像握着一个什么东西。她向我走过来时,那厨子跟女服务员忽然就拦住了她。
 
我隐隐听到厨子小声对杨梅说,小姐,这事很麻烦的,你可要想好了。
 
那女服务员也说,是啊,他们一家本来就对你不好,你把他们当亲人,可他们把你当亲人了吗?尤其是这个宁宁,从来都不把你当长辈一样尊重,你干吗要管她的事啊?
 
杨梅说,你们说的这是什么话?她毕竟是我的亲人啊,怎么,你们想让我眼睁睁看着她死掉?都让开了……
 
杨梅不顾手下两个员工的阻拦,她走到我近前,便将一个小小的布袋递给了我,说,这个你拿着,记住,此后不管走到哪,都要贴身携带着。
 
我没有接,我只是愤愤的看着她,别以为我没有听到,你为什么说我要死掉了?我知道你恨姥姥还有我妈,可我又没有得罪过你,你凭什么咒我?
 
杨梅索性直接塞到了我手里,说,我谁都不恨。你要想活命,就拿着。
 
是驱鬼辟邪一类的东西吗,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撞见神神鬼鬼了?
 
杨梅说,难道你自己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笑了,说,听姥姥说,你6岁那年就被一个乡下老骗子骗走,专学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因此无论看到谁,都像是撞鬼了,是吧?可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信这个啊?
 
我说,好了,我也不跟你闲扯了,记得抽空回去一趟,不然姥姥跟我妈可就亲自来找你了,说完,便站起身离开了。
 
我走出小酒馆后,杨梅竟是跟了出来,宁宁,我说的话你别不当一回事,那小布袋,你一定要贴身带着。
 
在我印象中,杨梅一直都是一个冷傲的人,可也不知怎么搞得,那天她跟我说这话时,脸上分明带着一丝焦急。
 
我不耐烦的说,知道了。你也要记得我的话,不然等我妈跟姥姥来找你时,你可就惨了,你知道她们的脾气。
 
3,
 
从小酒馆出来,我接到了闺蜜的电话。闺蜜赵小兰说,你还是我儿子的干妈吗?这都多久了,你也不来看看我?
 
赵小兰不满的说,你还说要来我家给我做红烧鲤鱼的,可你的鱼呢?我怎么到现在也没有见到。
 
赵小兰是我最要好的闺蜜。如今已经怀有八个多月的身孕了。她总说我要认她肚子里的孩子当干儿子。按说,像我们这种亲如姐妹的关系,一方认另一方的孩子做干儿子,再理所当然了。
 
可奇怪的是,我就像是失忆了一样,从未记得自己跟她有过这样的约定。
 
更奇怪的是,赵小兰说我要给她做红烧鲤鱼,可我哪会做什么鱼啊?我这辈子就从没有进过厨房,连方便面也煮不好的。
 
因此,赵小兰说,亲爱的,你现在开始学习厨艺了吗?我记得你以前只会吃红烧鲤鱼,可是,你那天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做的鱼可好吃了,比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都好,又香又嫩,不管是谁,只要吃过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可一直等着呢。
 
我什么时候跟她说过这话,一定是自己“浑身一震,失去了意识”那段时间吧?因此,我脸上讪讪的,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赵小兰便又说,亲爱的,你没事吗?我怎么感觉这半年来,你有时怪怪的,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说,我哪有怪怪的,你……你等着,我过几天就去给你做红烧鲤鱼,说完,便挂了电话。
 
我想我真的该去瞧瞧医生了,可我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啊?
 
什么病,会让一个人瞬间失去意识,然后去做一些自己豪不知道的事情?
 
梦游吗?好像不完全符合我的症状。
 
精神分裂?妈呀,难道我有精神分裂?想到自己或许是一个不自知的精神病患者,我心里忽然感到是那样恐慌。
 
不过,虽然怀疑自己得了精神病,但杨梅给的小布袋,我却没有扔掉。这时,我拿出那小布袋,打来一看,里面果然装着一道怪里怪气的黄纸符。
 
想着留着它也没什么大碍,我便又重新把封口封严,揣到了裤兜里。
 
4,
 
我马上就要结婚了,跟男友李大伟。
 
李大伟虽然不是很有钱,但他人还不错,老实、本分,对我也够好。选来选去,我决定就是他了。
 
而那是4天后了。傍晚的时候,我跟李大伟在他爸妈为我们准备的婚房里,像往常那样,他死乞白赖的缠着我,正当我们亲热时,我忽然就感到头皮一阵阵发紧,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正拼命往自己身体里钻,然后,意识也变的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随之,浑身一震,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静水说
亲爱,下午好!感谢宝宝们一直支持静水,为了公号的长期发展,我偶尔会和不同的公号互推,为了为铁粉提供另一种遇见,就像你和我一样。
    舒雅文章网网